新浪傳媒訊:2013年11月15日下午,新浪傳媒論壇第九期《媒體如何保證商業報道的公正——陳永洲事件的啟示》在北京新浪總部舉行,論壇就“媒體如何保證商業報道的公正”“媒體在監督報道中存在的問題”“媒體如何自律”三大主題展開了討論,以下是新京報傳媒研究院總監曹保印在第二個主題“媒體在監督報道中存在的問題”的發言實錄:
  主持人:信任的缺失不是媒體的問題,也不是政府的問題,是整個社會都信任缺失。曹保印是微博大V,也是著名新聞評論員,相信保印老師對商業報道和監督報道都有很大的體會。
  曹保印:剛纔主持人說的誰都不信,我個人倒覺得,誰都不信就對了。在這個時代,作為媒體人來說,就應該誰都不信。因為陳永洲這個事件,我們到現在為止,也不知道陳永洲發表的那些報道中具體哪一些出了問題,有沒有獨立的機構來證明他的報道中有些確實出現了問題。假如這些都不能證明,恐怕對於公眾的理解來說,陳永洲不僅僅不會成為媒體的一個不合格的記者,反而會成為公眾心目中的一個英雄,直到現在,無論是新浪微博還是別的微博上,依然有很多人將陳永洲的照片和其他一些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做對比,拿各種高官的審判做對比,最後只有陳永洲一個剃了光頭。雖然光頭本身是一個小細節,但是給公眾傳遞的東西非常耐人尋味,尤其是在陳永洲事件出現以後,包括在被捕之前,大家都看到中央電視臺在沒有審判之前就已經開始播出相關的鏡頭,這一點挺令媒體人不寒而慄的。
  我看中國政法大學的教授們也在這裡,法律就講究無罪推定,在法庭沒有做出裁決之前,所有人都是無罪的。但是,當陳永洲通過中央電視臺,通過那麼多媒體,以光頭的形象出現,表示自己認罪伏法,包括陳永洲之前的那些人,其實也一樣,這樣公眾就會想,他們就一定有罪。所以,媒體無論是報道什麼,商業報道也好,監督報道也好,首先要做的就是尊重中國現有的法律。如果連現有的法律都不能夠尊重,公眾不會相信你說的東西是有公信力的。
  在陳永洲的這個事情上,為什麼大家會誰都不信?尤其是不再信央視?我曾經發一條微博,央視現在成了最高人民法院,它的鏡頭一播,全國人民都知道他有罪。就算他最終無罪,他也有罪。央視這樣做,可能是上方的指令,才會這樣做。否則,我不相信央視的製片人、編輯,水平達到這麼之低。因為無罪推定是改革開放這麼多年來中國法制巨大的進步,原來都是有罪推定,把你抓來,你就是有罪的,司法機構尋找你各種有罪的證據。後來,隨著整個中國經濟社會的進步,我們就意識到這樣做和整個國際的法治精神不接軌,於是我們終於改了一個字,做無罪推定,疑罪從無。疑罪從無真的可以最大程度保證公民的權利,因為公民在公權力面前永遠是弱者。
  所以,媒體要做的,並不是為強者擴音,讓他的聲音更強,而一定是讓弱者的聲音也強起來。這個時候,公眾就會覺得媒體是在主持正義。就算記者本人有什麼問題,也不會對整個媒體的信任產生動搖。而現在,由於一個陳永洲,結果很多人對整個媒體產生動搖。陳永洲事件發生之後,對《新快報》造成的影響非常大。在10月11號,我們的社長在新浪做訪談,有網友上來就罵,說,你們的記者如此之黑,現在到底是判了沒有,怎麼回事。然後,我們說,你知道的恐怕只有一個《新京報》吧,那不是我們,是哪家請你去調查。我們回答了他以後,結果這個網友又緊接著說,那你們跟農夫山泉的事還沒了呢。我們又回答,農夫山泉起訴的也不是我們,也希望你去認真瞭解一下。最後,這個網友給了一個祝福,說,希望你們能夠繼續有勇氣發出新年社論賀詞。好家伙,天下似乎只有一份《新京報》了。這樣,你會發現,這看似是一個玩笑,但是,網友是在認真的提問,他是在認真地說。這隻是一個提問的網友,至少他知道這幾個事,也許有些人還不知道這個事,於是,他們想把這些往你頭上按的時候,就不管不顧地往你頭上按,無論怎麼解釋都不聽。
  我最近出了一本書《總有一條路:新京報十年傳奇》,在給一個學新聞的學生簽名時,我這樣寫:無真話,不新聞。如果你不能保證你說的是不假的話,就不要把新聞發出來。說實在的,記者是吃青春飯的,相當於飯店的服務員,雖然國外的記者可以乾到60、70歲,恐怕中國的記者很難乾到60、70歲。在這樣一個吃青春飯的情況下,在中國這個社會中,恐怕比記者掙錢多的崗位多的是,記者能夠在今天堅守住,靠的絕不是多少錢,而一定是他的尊嚴,一定是他覺得自己的報道能夠讓自己在這個社會上有一定的聲音。所以,媒體最終的呈現是靠具體的記者,但是記者能做到什麼樣,又和對媒體的監管,對記者本身的尊重,對記者的生活也好,其它福利保障也好,很大的呵護,有很大的關係。當記者看到其他的大學同學有房、有車,也娶上媳婦兒,嫁上老公,而記者每天早上天不亮去採訪,晚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找不著老婆,找不著老公;好不容易找到了,還租不起房子,買不起房子,那個時候真的可能會受賄。我們真正保證商業報道的公正,保證媒體監督報道中讓自己站得直,這些也是很重要的。
  我倒是覺得,除了媒體人在這兒討論,政府應該給予媒體在法律上的更多寬容,更多豁免權,並不僅僅只是高官才會享有豁免權。另外一點,對於媒體本身,不需要政府扶持,無論是政治扶持還是經濟扶持,而更多的是需要不扶持,但是要那麼一點點約束。如果約束大了,不要說媒體沒法談創新,自媒體也沒法談創新。今天參加的也有總局的領導,我的自媒體就是被總局關了幾次,最後終於被關掉了。我的自媒體CAOTV《保印說新聞》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通過一臺攝像機,評論每天的新聞,只是如此而已。但是,他們卻說,你的觀點有問題,或者是說,某個網站你沒有播放CAOTV的資格,所以你不能播出,等等等。你關就關吧,關了我也無所謂,我反而輕鬆了,可是很多網民就開始憤怒了,網民問,為啥要關,憑什麼要關,等等等等。
  我是覺得,在這個時代,多一點聲音一點兒都不可怕。如果真的在自媒體節目或文章中說錯了什麼,管理者可以給一些更多善意的建議,而不要採取簡單粗暴的方式強行關閉,否則,媒體沒有一個出口,自媒體沒有一個出口,公眾沒有一個出口,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恐怕總得有一個出口,不是在這兒出來就是在那兒出來,怎麼樣讓它以溫和的、有建設性的、符合法制的,對我們的社會秩序有利的,又能夠讓整個社會有一種向上力量的,這樣的出口出來是最好的。
  這是我自己的一點兒感想。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餐廳傢俱

os57oslwa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