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面朝同學跪在講臺旁。
  雲南省紀委官網昨天發表文章,對2013年震驚雲南高校的雲南民族大學黨委書記甄朝黨一案進行剖析。文章透露,該案共查處涉案人員41人,追繳贓款1070.4萬元。
  文章稱,甄朝黨是雲南省教育系統三十年來級別最高、職稱最高、學歷最高、涉案金額最大的落馬官員。
  校園“虎”:一次就受賄240萬元
  2013年6月28日,媒體爆出消息,雲南民族大學黨委書記甄朝黨涉嫌嚴重違紀,被省紀委立案調查。在此之前,雲南民族大學已有2名處級幹部被雙規。
  2014年7月3日,甄朝黨受賄案在昆明公開開庭審理,甄被指控涉嫌招生腐敗、插手工程招標、收受他人財務併為行賄人謀取利益等11起犯罪事實。
  檢察機關指控稱,甄朝黨在擔任雲南民族大學校長、黨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多家單位及個人賄送的人民幣711.8萬元,歐元1萬元、別克轎車1輛。受賄財物摺合人民幣共計746.9萬元,併為行賄人謀取利益。
  甄朝黨當庭痛哭,承認公訴機關指控屬實。
  省紀委的這篇文章將甄朝黨喻為“校園猛虎”,剖析了甄是如何一步步走上不歸路的。文章稱,隨著省紀委專案組的深入調查,發現甄朝黨瘋狂斂財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從小恩小惠到一次性收受240萬元巨額賄賂,其中的權錢交易觸目驚心。
  “不被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
  文章稱,從2006年至2010年間,甄朝黨先後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雲南民族大學新校區工程建設、幹部提拔任用等方面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賄賂726.6萬元。此外,其經常出入經營性高消費場所,包養情婦,大肆揮霍公款,之後以會務費、接待費等名義公款報銷,僅2009年至2012年就揮霍掉公款高達403萬元。並且未經政府採購程序,違規劃撥154萬元給學校後勤產業服務有限公司購買超標車供其使用。
  “該案涉及金額巨大,涉案人員眾多,是一起典型的腐敗窩案串案,共查處涉案人員41人,追繳贓款1070.4萬元。”文章分析稱,雲南民族大學腐敗案件充分暴露出雲南民族大學制度不完善、有制度不執行、肆意破壞制度等問題,也暴露出雲南民族大學監督主體長期缺位,監督工作乏力的問題。“不被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文章說。
  案情鏈接
  甄朝黨貪污受賄行為主要發生在雲南民族大學呈貢校區建設工程上。雲南民族大學於2005年啟動占地1600多畝,投入建設資金近16億元的呈貢新校區建設,成為甄朝黨瘋狂斂財的搖錢樹。開發商以重金行賄甄朝黨,以期獲得甄朝黨在資格預審、評標過程中的“關照”。而甄朝黨在收受建設方巨額賄賂後,利用“一把手”的身份和權力,直接違規插手學校工程項目。
  今年7月3日,雲南楚雄州中級人民法院在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雲南民族大學原黨委書記甄朝黨受賄案。楚雄州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指控11起犯罪事實指出,甄朝黨四次共收受雲南工程建設總承包公司下屬單位鋼結構分公司經理李彥東賄送的人民幣300萬元,其中甄朝黨一次自收人民幣50萬元,安排其學生黃恩民兩次共代收170萬元人民幣,這220萬元交給黃恩民保管;安排其學生楊志鵬一次代收並保管所收受的賄賂款80萬元人民幣。事後為行賄單位謀取了工程上的利益。
  他還收受雲南建工第四建設有限公司第二項目部經理楊福雲賄送的人民幣240萬元,安排其學生黃恩民代收並保管該公司所送賄賂款240萬元;收受雲南建工第五建設有限公司副經理張迎躍賄送的人民幣100萬元,安排其學生楊志鵬代收並保管該公司所送賄賂款100萬元人民幣;收受雲南建工集團六公司的副總經理趙旭賄送的人民幣2萬元、1萬歐元;收受雲南建工第三建築有限公司總經理賄送的人民幣5萬元,以及昆明華敏房地產開發公司等其他單位人員行賄,為行賄人謀取了工程建設上的利益。
創作者介紹

餐廳傢俱

os57oslwa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